一场准备了 20 天的剖宫产手术,迎来了一对龙凤胎

迎接新生命的到来,有时候比预想的要难得多。

一起来听听丁香妈妈星球的宝妈  @桂  的故事吧。

为什么说是准备了 20 天呢?因为在医院里每天医生都会跟我说随时准备手术,宝宝们就这样在我肚子里多待一天算一天。

春节假期结束后

进行常规产检

春节假期结束后,正月初八那天进行常规产检,说到频繁的宫缩情况,我的医生立马就让我住院。预料到这次又会是长期住院(为什么是「又」呢,因为之前保胎也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里),我就要求回家洗洗澡再来。

第二天,32 周 + 2 天,3 月 9 日。早晨住进去之后,立刻被打上了硫酸镁和促肺针,当天晚上宫缩到三四分钟一次、每次持续一分钟多,就被要求不准吃饭了,准备随时进行手术。后来用上了静脉安宝,连着输液泵,并且是每天 24 小时不停歇,我笑称那是遛狗绳。手术前,我用坏了 3 台输液泵。

这样我就开始了几乎每天都在「不要吃饭了,随时准备手术」的日子。宫缩频繁,准备手术;左宝宝胎动过少,准备手术;右宝宝胎动过多,准备手术;右宝宝心律降低,准备手术。直到后来,我生怕饿肚子,就趁着医生不在时赶紧吃饭,吃完饭再去跟医生反应自己的状况。

宝宝们也倒争气,虽然每天宫缩都会三五分钟一次、持续一分钟,宝宝们还是好好的待在我的肚子里。只是宫缩的时候我的心脏会很难受,脸憋到通红,出一身汗。

医生们早早跟我们谈话说最多保到 35 周,到时候就顺其自然。其实我的内心挺矛盾的,一方面因为怀双胞胎身体十分不适,再加上本身还有结缔组织病,每一天都很煎熬,想赶紧剖出来,反正产科医生和新生儿科医生能救得了我们娘仨;另外一方面还想让宝宝们在肚子里多待几天。虽说自己内心矛盾,但也知道最后还是得听医生的。

临近 35 周医生谈话

临近 35 周,估计医生要跟我们谈话了,我提前嘱咐了一下我老公。因为怀疑其中有一个胎盘植入,再加上一直用着肝素抗凝,术中可能会大出血,就需要输血甚至摘除子宫,如果真到了那一步,不用纠结,直接签同意字。另外,宝宝们抱出来之后不用着急看那一眼两眼的,没什么用,让医生赶紧送新生儿科。

后来发现我多虑了,宝宝们抱出来之后,连性别都没有让我确认,我老公在手术室门口也没有看见,宝宝们被直接从另外一个门抱走了。我还嘱咐好我老公,新生儿科的押金每个宝宝都多交一点,不然后面我们可能没时间再去交。

果然,术前谈话十分顺利。

医生说到风险,我老公主动说我们商量过了,即便到时候需要摘除子宫我们也能接受;医生说到 35 周早产儿的发育状况,我们认真听了之后也表示相信本院新生儿科的实力;医生说到因为是两个宝宝,所以新生儿科那边可能需要准备多一点钱,我们告诉她已经准备好了。

准备剖宫产

35 周当天是周一。我的待遇极好,我的医生带领她的团队提前一周开始安排那天的值班,也联系了血库提前备六个单位的全血。

当天早上医生查完房后,8 点钟,护士准时执行了停药的医嘱。我的医生那天恰好不出门诊,她就一直待在病房守着我,过一会儿她就来看我一次,亲自摸着我的肚子感受宫缩间隔和持续时长。很快,停药后不一会儿,宫缩间隔时间就由七八分钟变成了四五分钟,再过一会儿就两三分钟。医生赶紧联系手术室安排紧急手术,在我进手术室之前,宫缩几乎是持续不断的了。

进到手术室后护士给我扎留置针,看我两只手上满手针眼很是为难,好不容易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扎下去。再看我的信息,问「你怀的是双胎」?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说「那你还得再扎一个」,于是第二个扎只能在了胳膊上。

我的主治医生来看我,一会儿轻柔地摸着我的肚子告诉我不要紧张,一会儿催手术室赶紧安排。麻醉医生到了之后,好不容易空台的手术室还没有打扫干净,为了赶时间,麻醉医生在手术室门口给我做的麻醉。针扎进去之后探了好久再也扎不动了,貌似是我的腰椎有点问题,探到骨头上了,没办法,我又被重新扎了一针。

上了手术台之后麻醉医生开始一边消毒一边跟我确认麻醉效果,等我说感觉到脚麻的时候,我的主治医生就上场了。我感觉到自己的肚皮被从右往左隔开了。无聊的我左看看右看看,看到四袋液体以极快的速度同时往我身体里滴,一会儿就滴完一袋,麻醉医生不停地调整着点滴的液体种类和速度,速度不够的时候,还需要挤压药袋。

很快我感觉到医生在用力按压我的肚子,过了一会儿,我听见孩子的哭声,医生报出了宝宝的性别、出生时间。我一听是个男孩,内心「唉,也好,宝宝好就行」。过了一会儿妹妹也被抱出来了,医生们都恭喜我,知道手术中不能情绪过于激动,我就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再后来我迷迷糊糊睡了一觉,醒来时听到呼噜呼噜抽羊水或者血的声音,我就问了医生一句「进行到哪一步了」?麻醉医生此时站在我的跟前,说「你不用管这些,你睡一会儿吧」。我说「我的脚有点凉」。不知道他们听到没有,反正没人理我。过了一会儿我听见麻醉医生问「上止血吧」?主刀医生说「也得上止血,也得去血库拿血去」。然后我又睡着了。

等我再次醒来,听见医生说「又拉了,又拉了」。后来才知道,用上止血药后的副作用让我失禁了,在手术台上不停地拉屎,直到回到病房还在拉,医生护士们给我收拾,我就趁着麻药的迷糊劲儿假装不知道。

剖宫产后

回病房时已经下午了,照例绑各种监护、点滴、打缩宫素。迷迷糊糊的,我又因为止血药的副作用吐了一地,保洁阿姨都不太愿意来打扫。临近傍晚时,我感觉到浑身发冷,以为发烧了,量了一下体温到了 35 度,我失温了。冷得发抖,只想喝热水,老公又给我加了一床棉被,把羽绒服也搭在身上,慢慢地才恢复过来。

第三天医生查房,经得我们同意后,她带了一大群人来我床前讲我的病例。我这才知道我感觉到脚冷那时真的是大出血了,心律直往上窜,好在医生技术高超,最后硬是通过按压和止血针帮我止住了血,没有让我输血,术中记录出血量 1000 毫升。医生直夸我们为了两个宝宝付出了很多时间和金钱,还主动了解相关知识,跟医生也能很好地进行沟通。

是啊,从一开始做试管,再后来保胎,再到宝宝们出生,我一共经历了 6 次住院、吃了无数盒药、打了上百针黄体酮、打了十几天硫酸镁、近二十天安宝、上班 0 天。为的就是这俩宝宝能好好的。

现在,看到我身边躺着性格迥异的哥哥和妹妹两人,已经不觉得前面有多辛苦了。因为,现在比那时候辛苦多了!

翁若鹏

审核专家

妇产科 主治医生

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


亿客隆彩票平台,亿客隆彩票官网,亿客隆彩票网址,亿客隆彩票下载,亿客隆彩票app,亿客隆彩票开户,亿客隆彩票投注,亿客隆彩票购彩,亿客隆彩票注册,亿客隆彩票登录,亿客隆彩票邀请码,亿客隆彩票技巧,亿客隆彩票手机版,亿客隆彩票靠谱吗,亿客隆彩票走势图,亿客隆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亿客隆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