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次元的陈睿管不好三次元的B站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|鞭牛士,作者 | 林小白

2014年,当36岁的陈睿开始真正思考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,他放弃即将上市的猎豹移动和1亿股权,毅然决然的选择了B站。

用陈睿的话说,自己是名大龄二次元宅,因此对二次元起家的B站情有独钟。

“我只有一种预感——我如果不去做这件事,我会后悔一辈子,B站可能是这辈子能遇到的最适合我的事。”

在陈睿带领下,以前的小破站成为了上市大公司,并开始朝着合规化、商业化转变,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这是必然之路,然而在去二次元化中,不少老用户也因不满离开。

如今不仅盈利无望,亏损反而不断扩大。不免让人产生质疑:二次元的陈睿能管好三次元的B站吗?

营收、用户双增长下亏损扩大

6月9日晚,B站发布今年一季度的财报,在取得营收、用户双增长的同时,亏损也进一步扩大。

财报显示,B站Q1营收50.54亿人民币,去年同期为39.01亿,同比增长29.56%。净利润为-22.84亿元,去年同期-9.05亿元,同比扩大152.38%;经调整后净利润为-16.55亿元,去年同期为-8.91亿元,同比扩大85.75%。

营收来源的四大板块分别是移动游戏、增值服务、广告、电商及其他。其中贡献最大的是以直播和大会员业务为主的增值服务,营收20.52亿元,去年同期为14.97亿元,同比增长37%。

游戏业务营收以13.58亿元排在第二,同比增长16%;广告营收10.41亿元,去年同期为7.15亿元,同比增长46%;电商及其他营收6.03亿元,同比增长16%。

可以看到,在2022年Q1中增值付服务营收占比达到了40.60%,增值服务业务逐渐成为公司的重要收入支撑,说明公司开始注重内容价值;相比之下,游戏业务的营收份额整体呈下降趋势,已从最高点的八成,降到了现在的27%。

此外,可喜的还有用户在继续增长。财报显示一季度,B站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31%,达2.94亿;移动端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33%,达2.76亿。日均活跃用户数量达到7940万,同比增长32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B站的用户规模自2020年Q1以来,由1.718亿增长到2.936亿,实现了连续8个季度的正增长。距离其2023年内实现4亿月活用户的目标越来越近。

陈睿提到,2019平台的月度平均付费率是6%,2021年超过了9%。今年一季度整体付费用户2720万,付费渗透率达到了9.3%,用户付费转化率一直在提升。

然而即便拥有3亿月活,也没能阻止亏损的进一步扩大。净亏损由2020年Q1的5.39亿扩大到2022年的22.84亿元,复合季度增长高达19.78%。

这次业绩会上,陈睿再次重申,2024年的盈利目标不会有变化。他补充道,这个季度毛利压力主要是疫情的原因,“收入增长放缓了,所以就凸显出了毛利的压力。但是如果看数据会发现,我们并不是花得比以前多了。”

财报显示,2022年一季度,B站营业成本高达42.47亿元,较2021年同期增加43%。其中的收入分成成本(营业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)为21.46亿元,同比增加53%。经营开支27.99.1亿元,较2021年同期增加42%。

成本和费用增幅远高于营收增速,让投资者看不到希望,以至于一季度财报发布后,B站美股大跌,当日以近15%的跌幅收盘,收盘价为25.3元/股。截止到6月13日收盘,B站股价为22.4元/股,进一步下跌。

2024年想盈利依旧困难

根据其一季度财报来看,如何衡量用户增长与盈利之间的关系是B站现阶段面临的关键问题,这一问题不解决,想要2024年实现盈利就依然困难。

陈睿表示,过去B站在用户增长跟收入增长之间分配的精力是七三开,用户增长占七成,收入增长占三成。在2022年工作的规划里,会调整分配比例,会五五开,即用户增长花五成的精力,收入增长花五成的精力;收入增长在今年会成为比在过去更为重要的工作。

收入如何获得增长?我们可以结合四大业务板块进行分析。

首先是增值服务板块,主要以直播和大会员为主。然而纵观整个直播行业而言,形势并不乐观。

一方面盈利减少。今年一季度,虎牙营收24.6亿,同比下滑,净利4660万,同比下降8成;斗鱼实现营收约18亿,下滑16.6%,净亏损超8000万。另一方面用户增长缓慢。今年一季度,虎牙的移动端平均 MAU(月活用户数)为 8190 万,同比增长 8.5%;斗鱼移动端平均 MAU 为 5510 万,同比下降了 6.8%。

即便是有腾讯作为靠山的企鹅电竞,因为流量、主播等方面远不及竞争对手,宣布于6月8日正式停止运营。

对于专门的直播平台亦是如此,而B站的多数主播需要花重金从虎牙和斗鱼挖来,能否克服以上行业难题是一方面,另外挖来的主播对于粉丝有多大吸引力也需要衡量。

上个月,英雄联盟(LOL)职业选手和主播UZI宣布到B站直播,这对B站直播是一大利好。然而参考之前从斗鱼挖来冯提莫,除了初驻B站时激起的一阵水花,冯提莫在B站的日子,几乎可以用不温不火来形容。曾坐拥斗鱼2000万直播粉丝的冯提莫,现在在B站粉丝总数为297万。

另外,直播行业由于其传播形式特殊,涉黄、低俗等乱象频生,B站也难以逃脱。年初,B站就有男医生直播妇科手术的事故,上个月又有一篇《午夜B站,年轻人的线上红灯区》的文章,揭露了B站深夜直播间的涉黄现象。

其次是游戏业务,现阶段自研游戏无果,且缺少爆款。此前爆火的FGO 和碧蓝航线让B成功到纳斯达克敲钟,至今这两款游戏每年还能为 B 站贡献超过10亿元收入。

然而这种偶然爆发的爆款,对B站来说可遇不可求。

事实上,自2016年9月上线FGO至今,B 站再没找到能与之相提并论的爆款游戏。在如今游戏监管趋紧、版号数量每年都在大幅下降的情境下,B站找到爆款的几率进一步减小。

今年一季度,B站的广告业务在持续增加市场份额。B站方面透露,未来,B站会通过优化算法和产品能力进一步提升广告效率。

2021年来上线的Story-Mode竖屏模式,被认为是加速商业化的重要手段,以借此进一步提高广告效率。用户点击首页左上角的头像即可进入竖屏模式,上下滑动即可切换视频,非常类似于抖音、快手的模式。

这也被很多人质疑B站越来越像抖音了,不少用户都曾表达过对竖屏短视频的不满,在B站能够轻松找到诸多关闭竖屏模式的教程。

即便竖屏模式被吐槽,但对于连续亏损的B站来说,急需提高商业化变现效率。刚刚过去的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,Story Mode再被陈睿重点提及,Story Mode模式为B站带来的是纯粹的增量,目前播放量占比已超20%,扩展了用户新的消费时间和场景。

不可否认的是,Story Mode的确可以起到增加用户粘性和提高广告效率的作用。但面对抖快和视频号的围剿,短视频领域留给B站的市场空间还有多大?

即便如此,对于2024年实现盈利的目标,陈睿依旧信心满满。他表示,2022年,在保持健康用户增长的前提下,公司的战略重心将侧重于加速商业化进程,并进一步降本增效。

在降本方面,B站的直接措施是裁员。2022年以来,多次传出B站裁员的消息。近期,网络流传B站内部员工46分钟会议录音引发争议,内容涉及“合理正规”裁员、“清洗”员工,从而降本增效、成本控制等。

另外,据财新消息,多名B站员工证实,B站自5月中旬开启一轮裁员,主要集中在游戏、直播和商业化业务。据两名在本轮裁员中离职的员工透露,按照部门员工离职人数估算,优化的业务部门裁员比例约为20%,而负责用户增长的B站主站受影响较小。

针对该消息,B站回应称,裁员传闻不实,近期有部分业务调整,因此伴随人员调整,没有大规模裁员。

裁员一定程度上确实有助于企业降本增效,爱奇艺通过裁员等降本措施,实现了首次盈利,而对B站来说,裁员或许有一定的作用,但离扭亏转盈仍有一定距离。

什么时候打出来“王炸”

B站大量的年轻用户以及用户粘性是它独有的优势。

作为视频社区,以二次元起家的B站,聚集了大量的Z世代年轻人。新一季财报电话会议中,B站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李旎提到,B站用户平均年龄23.5岁,有86%的用户是35岁以下。一季度,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95分钟,达到了公司运营史上最高纪录,也进一步体现出用户的高粘性。

所谓“得年轻人者得天下”,资本也认为B站能够有更好更快的发展。2020年B站股价快速崛起,全年股价涨约4倍。从2018年3月在美国上市算起,B站最高股价曾经涨幅达10倍。去年香港上市,《香港经济日报》援引市场消息称,B站香港公开发售超额认购逾170倍,冻资逾1279.9亿港元,预计回拨12%,是香港二次上市中概股中认购倍数最高的公司之一。

然而在美股市场,叠加中概股暴跌影响,B站股价已持续下跌一年多,由2021年2月157.66美元的高点来到6月14日的25.8美元。港股B站在近半年也处于持续的下跌走势中。

足以可见,B站目前商业模式和变现效率已经引起市场质疑。而与此同时,B站引以为傲的社区文化也在逐渐变味。

2020年发生的蒙古上单事件,足以说明问题。2020年5月4日B站发布的视频《后浪》,陈睿用视频里点题的一句话,评论了《后浪》——“你所热爱的,就是你的生活”,随后一位名叫“蒙古上单”的B站用户,在视频评论区中破口大骂,然后账号很快被封禁,这一举动让大量用户直呼他为“冲塔勇士”。

此事件在B站掀起了一股痛骂陈睿的潮流,蒙古上单辱骂陈睿的截图成为“世界名画”,有不少人视蒙古上单为精神领袖,前仆后继英勇冲塔,也有不少人效仿蒙古上单的名字,例如蒙古打野、四川打野。

之所以出现该事件,一方面来自于老用户对B站种种商业化的举措不满,认为在陈睿的带领下,以前的小破站逐渐变质;另一方面因为陈睿曾经许诺“LV4以上用户每年免费送大会员”,最后却没有履行。

一定程度上,蒙古上单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符号,在2021年7月13日夜间,B站服务器崩溃,网友戏称一定是蒙古上单成功杀入b站服务器机房了;今年的愚人节当天,B站一位名叫“永雏塔菲”的账号,再次复刻名场面,引发网友截图转发。甚至在此次曝出的裁员潮中,也有不少网友戏称,“叔叔陈睿今犹在,不见当年蒙古上单。”

即便现在在搜索平台搜索“陈睿”,也会出现“陈睿大会员”“陈睿蒙古上单”等诸多相关词条。

B站公司的管理问题一直备受争议,曝光的裁员会议录音,也让不少网友吐槽B站管理层冷血,“员工就是资产,和桌椅板凳一样,只不过抛弃的成本更高。”

而在脉脉上也有被裁员工发声表示,“一点人情味都无,完全把社畜当工具人”,而据该前员工介绍,此前自己从十年前就是B站的忠实二次元用户,看着B站一步步发展,“进入公司的时候也是一腔热血,在B站建议工作和梦想分开。”

虽然裁员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并不少见,但也让不少吃瓜的网友大跌眼镜,“B站都这么搞,有点失望”。

“B站或许会倒闭,但绝不会变质”,陈睿曾经如是说到,但现在看来,对于“变质”,陈睿和管理层的理解与用户的理解并不相同。

不可否认,B站的优势依旧凸显。年轻用户多、社区生态活跃、内容质量高,就连此次财报的视频展示也做的十分有创意:B站Q1财报以一份空白的五线谱出现,随着电视弹琴、敲鼓、吹唢呐等各种音符的收集,最终收获了一张完整财报。这样别出心裁的财报展现形式让人眼前一亮,也收获了不少网友的称赞,“有创意”“花活多”“B站好会玩”。

B站早已慢慢变质,内容上看从二次元化到大众化,而在形式、时长方面也逐渐趋于抖音化。但B站何时结束亏损换增长、何时盈利?可能要等到2024年,才能得出答案。


亿客隆彩票平台,亿客隆彩票官网,亿客隆彩票网址,亿客隆彩票下载,亿客隆彩票app,亿客隆彩票开户,亿客隆彩票投注,亿客隆彩票购彩,亿客隆彩票注册,亿客隆彩票登录,亿客隆彩票邀请码,亿客隆彩票技巧,亿客隆彩票手机版,亿客隆彩票靠谱吗,亿客隆彩票走势图,亿客隆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亿客隆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